互聯網思維是一種什么樣的思維方式?

時間: 2017-03-06 分類: 派琪資訊 瀏覽次數: 524
分享到:
上海網站建設微信品牌創意 企業官方網站建設新浪微博 專題活動網站建設QQ空間

互聯網思維它真的可以無所不能嗎?答案顯然是否定的!

如果讓我憑感覺選出2017年最熱的詞,那我一定會選互聯網思維,因為這個詞已經超出了一種思維方式的范疇,而更像一種融匯了時代特征的現象,大家在它下面或破口大罵、或冷靜沉思、或惶恐不安,一時間泥沙俱下,莫衷一是。年末時就費點口水,來盤點下互聯網思維下的各個流派。

 

企業家的視角:互聯網思維=煉金術

 

如果沒有雷軍和小米,互聯網思維充其量也就是個小眾詞匯,更可能是幾個不著調的人喝多了酒吹牛的時候說上幾次。這是有旁證的。如果愿意認真回溯,那就會發現和互聯網思維最貼近的一個詞匯是網絡思維(許小年說國外從來沒什么互聯網思維是完全錯誤的),這個概念至少在1998年就有學者在研究,但這種網絡思維憋了那么多年也沒火起來,而只是停留在學術圈子里。

 

     

 

在《復雜》這本書里作者提到:網絡思想為許多困難問題提供了新的解決思路,例如:如何讓網絡上的搜索變得更加高效,如何控制流行病,如何管理大型組織,如何保護生態系統……

可見網絡思維的應用其實很早也很多,但在雷軍和小米之前確實沒人能夠把網絡策劃的特征靈活的應用到產品運作之中,并取得非常讓人矚目的成績。當雷軍把自己的實踐總結為互聯網思維后,互聯網思維就和小米的成績緊密的綁在了一起,人們容易漠視一種超然的思維,但不容易漠視讓人震驚的成績,于是互聯網思維開始火熱。

這就和有人練成了絕世武功,那大家一定會去挖掘他身后的武功秘籍一樣。正因為這種起因,在企業家的眼里,互聯網思維其實等價于煉金術,他們期望用這種思維來武裝自己的團隊,好更好的適應這個時代,取得更大的成功。這應該是鉆研互聯網思維最狂熱的群體。

壞處也在這里,企業家都是實干派,能把事業搞起來對他而言是最重要的,通常他們并不擅長形而上的思考,這不是批評而是一種正常的現象,就和政治家必須現實,但思想家不能太現實是一個道理。缺乏形而上的思考雖然對做企業沒太大影響,但卻會讓一種思想變的含混,雷軍也許可以感性的描述互聯網思維是什么樣子,但他并不能系統的思考它,并清楚的定義它,作為結果就是每個人都在這詞上發揮自己的想象空間,于是大家開始互吐口水。當估值變為營銷手段時,估值就會不停膨脹;當互聯網思維變為熱詞,并有利可圖時,這個詞也就必然會因為各種不同的目的進行各種的變形,開始72變之旅。

 

不明真相群眾的視角:互聯網思維=使用互聯網

 

當一個詞成為一種社會現象后,不明真相的群眾就會被裹挾過來。這就和姓社姓資其實和農民關聯不大,但在特殊情形下地沒種好也得研究這階級斗爭問題一樣。不明真相的群眾不太分辨的出這個思維和那個思維的差別,在不思考的情形下互聯網思維大致等于使用互聯網的方法,所以在一部分人的眼里,BAT這類企業最有互聯網思維。

這種理解會導致一個嚴重的問題,如果把互聯網簡單的等價于一種工具,那么只需要知道夫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就夠了,那需要什么新思維。如果有一種新工具就可以命名一種思維,那確實應該還有蒸汽機思維、鐵路思維、石油思維、渦輪機思維這顯然是不合理,按照這思路發展下去就會走向憤青式表達:那有什么互聯網思維,都是扯淡、忽悠、神經病。

 

憤青的視角:互聯網思維=一群騙子在忽悠2B青年

 

當一部分人無法自己深入思考,又看不到他合理的解釋時,這部分人就會變得憤怒,并去徹底否定這詞。他們覺得互聯網思維是胡說八道,是想快速發財的人造出來的詞,是用來忽悠用戶和投資人的,是應該爛大街的成功學又改頭換面回來了。這個指責其實很難被甩脫掉了。當一種思想和利益離的太近的時候,那就必然會有人頂著他的帽子,做不堪的事情。尤其當網絡策劃萬眾矚目后,那就一定有人借機牟利,并可能因此而倒下,負面的事實回頭會傷害這種思想本身,讓大家加深對它的誤會。這不是思維的錯,是人心的問題。共產主義未必不值得向往,但實踐過程中未必不產生災難,這是一個道理。分不清這個是小學生的認知層次。

 

思辨者的視角:互聯網思維=拉開新時代面紗的契機

 

總是會有人不愿意在混沌里討論是非,所以思考者也逐漸開始介入互聯網思維。這里比較典型的是李善友和他發起的顛覆式創新研習社。在思考者這里互聯網思維這個詞開始有更清晰的定義,并開始挖掘這個詞內里更加豐富的內涵。比如說:我個人就曾經冒充思考者寫過一個叫互聯網時代的方法論系列來說這事,在我看來互聯網導致了一個獨立于現實空間的意識空間的生成,現實空間更多的遵守經典的笛卡爾-牛頓式規則,變化連續、可分解、可測量、可精確控制,但意識空間則不一樣,它的三重特征是索羅斯說的反身性、場和鏈式反應,利用意識空間的特征從意識空間入手,在現實空間承接,使兩者形成正反饋的環,拉動事業螺旋上升的方法就是互聯網思維。基于這樣的思路,又可以發掘出很多新的玩法,比如組織上要重定義獨裁和民主,產品上的要尋找注入靈性的契機,社群上要考慮人群定位,組織結構上要重定義公平等等。

在這里沒人能說自己肯定是對的,李善友甚至直接講:我說的全是錯的,但唯一要保證的是自己說的東西是邏輯上自洽的。這樣對別人而言就有了參考價值。畢竟所有這種思考的根本價值是幫助其他人形成自己的方法論,而不是代替他人思考。

世界的進步肯定不只依賴于互聯網思維,但一旦互聯網思維有了自己的定義,并且深度的影響到人們做事的方法,那它就一定會是世界進步的一種主要力量,成為一個拉開新時代面紗的契機。這是互聯網的榮光。

這里面唯一糟糕的事情是現實里往往很難分得清哪些是思考,哪些是營銷,而網絡策劃有具體事業跟著,事業的失敗會連累營銷的內容。看了北朝鮮,大家確實是會懷疑社會主義的,但這確實沒辦法。很多談互聯網思維的人其實缺乏一種達到及格線的心境,古代儒家講做學問需要在“靜”與“敬”上下工夫,所以真想思考,那先了解些實事和別人的有點體系的說法,接下來正心誠意,提煉清楚概念,讓它邊界清晰,再尋找概念間的關聯,不要讓他們矛盾并與現實沖突,這樣就可以找到一份屬于自己的解釋。

 

上海網站設計 上海網站設計公司 上海網站設計哪家好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PAIKY網站定制開發
11选5每期7码必出五码